绝经后雌激素受体(ER)阳性的乳腺癌患者,辅助性他莫昔芬治疗可使1年乳腺癌相关性死亡几率下降31%,而化疗可使之降低20%。
作为雌激素受体选择性阻断剂他莫昔芬,已在临床应用了30余年,其严重的不良反应包括子宫内膜癌发生率增加、血栓事件和可能耐药。绝经期妇女的雌激素主要来源于肾上腺合成的雄激素经外周芳香化作用而成。芳香化酶是催化这个反应的限速酶,因此,研发一些药物来抑制这一反应有临床价值,阿那曲唑就是这类药物。

是否可以事先预测出那些预后较好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使她们术后免于接受放疗或全身化疗呢?本届ASTRO会上,奥地利维也纳Poetter阐述了免除放疗的可能性。Poetter和同事确定了一些预后良好的乳腺切除术后的早期乳腺癌患者(肿瘤直径<3cm,淋巴结阴性,ER受体或孕酮受体阳性)。800例该类患者被随机分组:接受全乳放疗±局部推量组和不接受放疗组。所有患者均接受内分泌治疗,使用他莫昔芬或阿那曲唑。
中位随访42个月后的结果显示,局部复发者占1.7%,其中放疗组1例,不放疗组14例,二者有显著差异。在总生存率方面,两组无差异。调查者推断,全乳放疗±局部推量可显著降低局部复发率,即使是那些预后良好的术后行辅助性内分泌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也应该接受放疗。

美国麻省总医院Hughes对该研究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Hughes提出,该研究的随访时间相对较短。他还提到了与此类似的另外一项研究——CALGB9343:将70岁以上、肿瘤体积较小、ER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随机分为他莫昔芬+放疗与单用他莫昔芬治疗两组。两组患者的局部控制率分别为99%和94%。尽管维也纳和CALGB两项研究在此项数据上都有统计学显著差异,但差异相对来说均较小,这有可能限制放疗的临床实践,尤其是对老年女性患者。到目前为止,还无法确定哪一类患者可不接受肿瘤切除术后的辅助性放疗,除非是那些高龄妇女,因为放疗对于该类患者的益处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