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伐沙班是一种口服的直接因子Xa抑制剂,主要由肝脏代谢,在保留了华法林预防卒中获益的同时,还减少颅内和致死性出血事件。

去年秋季,利伐沙班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非瓣膜性房颤患者预防卒中和全身性栓塞,尤其是对于国际标准化比值(INR)难以维持稳定、服用华法林后出现了副作用以及难以坚持接受频繁的华法林用药监测的患者。与华法林相比,利伐沙班不存在药物与食物之间发生相互作用的问题。也因此,利伐沙班就被视为华法林的替代药物。

基于ROCKET-AF试验(比较每日1次口服Ⅹa因子直接抑制剂利伐沙班与维生素K拮抗剂预防房颤患者发生卒中和栓塞的效果),西澳皇家珀斯医院卒中单元负责人Graeme Hankey博士及其同事开展了一项亚分析,旨在评估利伐沙班对颅内出血的影响,因为颅内出血很可能是抗凝剂最令人担忧的一种并发症。此外,还分析了颅内出血的独立危险因素,无论受试者服用的是哪种抗凝剂。

结果显示,ROCKET-AF试验中共出现了172例颅内出血病例,发生率约为每年7%。其中128例为大脑内出血,5例为蛛网膜下腔出血,38例为硬膜下出血,还有1例为硬膜外出血。利伐沙班组患者出现颅内出血的风险比华法林组低40%。
[NextPage]

这项亚分析还确定了会使颅内出血风险显着增加的主要危险因素:种族以及伴随使用氯吡格雷。也就是说,黑人出现颅内出血的风险比白人高400%以上(OR,4.2),亚裔的风险也比白人高200%。在服用华法林或利伐沙班的同时还使用了氯吡格雷的患者出现颅内出血的风险比没有服用氯吡格雷者高250%(OR,2.50)。

另外,与颅内出血相关的其他显着危险因素包括:①舒张压高:相比正常值每增加10mmHg,风险增加21%。②肾功能差:肌酐清除率每降低10ml/min,风险增加10%。③既往卒中或TIA病史:风险增加55%。④血小板少:风险增加8%。⑤白蛋白低:风险增加37%。

这项亚分析提示,利伐沙班较之华法林还能降低患者发生颅内出血的风险,但值得注意的是,利伐沙班对ROCKET-AF试验的主要终点卒中或全身性栓塞的发生率并无影响,而且与华法林相比也没能降低患者的死亡率。

利伐沙班的优势,作为一种固定剂量制剂,只需每日服用1次或2次,而且也无需像华法林那样频繁监测。但与其他新一代抗凝剂阿哌沙班和达比加群相比,利伐沙班的副作用似乎要多一些,比如恶心和肝酶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