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中华器官移植杂志》中有这么一则消息“免疫抑制方案中应用巴利昔单抗诱导治疗可以早期撤除皮质激素,并可降低急性排斥反应的发生率及减少使用皮质激素引起的不良反应。”

该研究团队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鞠卫强、何晓顺、邰强等人。他们旨在探讨肝移植中应用巴利昔单抗诱导治疗的免疫抑制方案的疗效。

研究组选取成人肝移植受者接受含巴利昔单抗诱导的免疫抑制方案的139例患者为诱导组,以接受常规免疫抑制方案的106肝移植受者为对照组。术后随访12个月,记录两组受者排斥反应、代谢并发症的发生情况,以及患者的存活情况。

结果表明,诱导组术后1个月内急性排斥反应、糖尿病、高血压及感染的发生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术后12个月内,诱导组急性排斥反应、移植后新发糖尿病、高血压以及高脂血症的发生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诱导组和对照组术后1年的存活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